咨询热线: 0592-8465431

浙江工业大学艺术学院 - 老钱庄心水论坛998009

研究生培养

当前所在位置: 主页 > 研究生培养 > 白马剑客扫了围在远处的群侠一眼
白马剑客扫了围在远处的群侠一眼 未知 admin
 
  白马剑客扫了围在远处的群侠一眼幽幽暗叹了一声,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来吧。死一个白马算不得什么,你作恶多端,就算
 
逃过今日,又能躲得过几时?”
  
  陈观年知道这是自己唯一活命的机会了,不再多言,迈着浮虚的脚步,提笔向白马剑客冲杀过来。白马剑客明知无力反抗,不再做无
 
谓的抵抗,怒瞪着双眼,冷冷地看着陈观年的判官笔逼近,脸上毫无畏惧之色,充满刚毅与从容的决绝。
  
  石风远远地看着这一幕,惊恐的张大了嘴巴,清晰的感受到了白马剑客那俊郎的脸上,露出了一种神圣的光辉。他知道那是属于一个
 
慷慨的侠士、骁勇的战士、无畏的勇士、睿智的开拓先锋所特有的神圣光芒,心里由衷的升起一种深深的敬仰。那久久寻找、追求而不得
 
的人生目标与方向,忽然一下子就站在了眼前,钻进了心里。
  
  男子汉大丈夫生之于世,当顶天立地,做无愧于心之事。能做到如此英勇,不畏强敌,视死如归,就算死了,又有什么可遗憾的呢?
 
他心中热血沸腾,白马剑客在他心目中的英雄形象,立时丰满、鲜活、高大起来。
  
  群侠眼见白马剑客处境危险,命在须臾,却又无法救助,齐都焦急的大叫起来。有几位女侠不忍看到惨剧发生,急忙用手捂住了眼睛
 
,泪水却从指缝里流了出来。
  
  眼见陈观年的判官笔离白马剑客的胸口已不及一寸,判官笔的笔尖已刺穿了白马剑客的衣衫,却忽然停住不动,无法再刺进分毫了。
 
陈观年憋足了一口气,想要再刺入三寸,却觉胸口被一块万斤巨石压的透不出丝毫气来,手上已用不上半分力道了。
  
  他心急之下,不由低头看了一眼胸口,只见一柄明晃晃,上下窜动着一道紫气的宝剑,不知何时插进了自己的胸口,一缕鲜血正顺着
 
剑脊流淌下来。他认得这柄剑,正是自己垂涎已久的惊天宝剑。他惊异的目光顺剑往下看,就看到了剑柄上握着的一只细腻白嫩如水葱般
 
的小手。他再顺势看去,就看到了白马剑客背后露出的白狐仙子那张惊世绝美的脸。
  
  原来白狐仙子在危急关头,顾不得体内真气作乱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拣起白马剑客掉落在地的惊天宝剑,向着扑到近前的陈观
 
年奋力刺去。她这一剑用尽了体内剩余的所有力量,刚好刺穿了“铁判官”的护体软甲,透胸而过,直从后背而出。
  
  陈观年愣愣地看着自己胸口的血越流越多,忽然轻轻叹息一声,握笔的手臂软软地垂了下来。他吐了一口血沫,用无比苍老却依然铿
 
锵的声音说道:“唉!人算不如天算……想不到……老夫纵横一世……竟然败在……你们两个……小辈手里……”
  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我觉得比杀了你们那皇帝要有用的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