咨询热线: 0592-8465431

浙江工业大学艺术学院 - 老钱庄心水论坛998009

科学发展观

当前所在位置: 主页 > 科学发展观 > 盘桓在心里甚久的一块巨石终于落下地来
盘桓在心里甚久的一块巨石终于落下地来 未知 admin
 
  秋夜听雨的大仇终于得报,盘桓在心里甚久的一块巨石终于落下地来她一阵儿哭诉后,心情终于轻松下来。群侠眼见刘甫利自刎而
 
死,也都松了一口气。这时铃响、雨后听风等人赶过来,为大家医治包扎伤口。
  
  “铁判官”陈观年正在与“江湖双白”决战,忽然听到刘甫利临死前杀猪般的嚎叫声,不禁又惊又气,暗骂道:“无用的狗奴才,竟
 
敢扰乱我的心神……”心念转动间,手上的招式自然免不得放缓下来。
  
  白马剑客与白狐仙子哪里能放过如此良机?各自使了一记绝学,两团剑光舞动起来,如两枚硕大的银球一样,从左右两侧向陈观年夹
 
击过来。
  
  陈观年心头一凛,大喝一声,判官笔使出一招“指点江山”,只见一道道笔影疾点而出,瞬时间在身前形成一座山峰般的影子,如一
 
道屏障一样,抵挡住两团剑光。顿时一阵儿金铁交鸣声不绝于耳,三件兵器以肉眼难以看清的速度,激烈的冲撞起来。
  
  战罢多时,忽见三道人影倏然分开,各居一方站定。但见白马剑客的青衫衣袖已被判官笔点穿了几个洞。而陈观年的上身衣衫也被白
 
狐仙子划开了数道口子,若不是有软甲护体,他只怕已经受伤了。
  
  陈观年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破败的衣衫,又转头看着围在四周的群侠,心里清楚的明白,自己所率领的一千人马现在已经消亡殆尽了。
 
他生平大小战阵无数,从没经历过如此惨败,一种难言的愧疚与自责忽然涌上心头,暗叹一声,只觉自己愧对皇恩浩荡,愧对属下这些战
 
死的将士,更愧对那些将士的家人。
  
  他冷冷地看了白狐仙子一眼,冷冷地说道:“姑娘,我一千将士今已毁于一旦,皇恩浩荡,圣命难违。非是做臣子的有意违抗,实在
 
是大势已去,难以挽回。接下来如果有得罪的地方,还请姑娘不要怪罪。”
  
  白狐仙子冷“哼”了一声,道:“你的一千将士本来就是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,我中原那无数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呢?他们被尔等铁骑
 
践踏,无辜惨遭横死,甚至连妇孺都不放过!这等天人共愤之事,先生又该怎么说?更何况,我们之间立场本就不同,战场相见,兵戎相
 
向,当然是生死相搏。哼哼,就算你们那狗皇帝亲自来了,我也照样‘咔嚓’一剑了账。”
  
  听她一再出言辱及圣上,陈观年知道皇上要招她回宫为妃的梦想,是万万不可能实现的。他心里怒气横生,冷冷地道:“好个巧言善
 
辩的女子,既然如此,那可休怪我无礼了!”言毕,判官笔以雷霆万钧之势向白狐仙子压过来。此刻,他心中没了顾忌,施展开手脚,狠
 
辣招式源源不断使出来,即使双白联手,亦不免有些险象环生。
上一篇:白马剑客的惊天宝剑削铁如泥 下一篇:各种奇异精彩的招式如绚丽灿烂的烟花一样